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双世债 > 自是无情胜有情(九)

自是无情胜有情(九)

  说来也巧,夏沂才刚离开地牢没多久,看门的两位侍卫也才轻松地交谈了几句话。

  两人抬眼的一瞬间,便远远地看见了在皇上头顶的黄罗华盖。

  几乎是与夏沂擦肩而过,夏淮并没有注意到夏沂丢在草堆里的白色手帕。

  “今天是个什么日子,太子来完皇上来。?#20415;?#25042;侍卫尽量保持着不动嘴的姿势,对旁边的同行说。

  “那就不能少说两句?”同行也同样对慵懒侍卫歪了歪嘴角。

  结束了对话的两个侍卫同时绷直了身体,皇上走近了,更近了,走到面前了!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两人行礼的动作如出一辙。

  “平身吧。”夏淮并没有想要多加刁难两位侍卫的想法,便带着一圈的宫女太监朝着地牢里走去。

  两个侍?#26469;?#21040;人都走完后,终于是送了一口气,还?#27809;?#19978;没有多作停留,不然这命啊,估计都要被吓没了。

  “喂,醒醒,还睡呢?”离着皇上最近的一个小太监,看到这牢头竟然这般无礼,赶忙跑快了两步,走在皇上的前面敲了敲四方红木桌。

  被吵醒了的牢头,先是看到了面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太监,正想要发火,可视线却越过了小太监的肩膀,落在了他身后穿?#24085;?#34957;的男子身上,表情立马由不满变到了大惊失色。

  “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磕头:

  “还请皇上恕罪。”

  “起来吧,朕现在没有心情?#25991;?#30340;罪。”

  说罢,皇上就往地牢深处走去。

  小太监在路过牢头的时候,冲他吐了吐舌:“算你走?#24661;!?/p>

  牢头跪在地上,一直保持着这样一个动作,眼神却跟着宫女太监一起走了过去。

  自己这是......逃过了一劫?

  夏淮在地牢最深处牢房前停住了脚步,他将双手背在身后,凝视着铁栏杆后的黑暗。

  “阿池。”

  夏池一瞬间睁大双眼,还以为是?#24066;鄭?#36716;变了心意,要将他救出去。

  但当他看清楚来的人是谁以后,眼里的光瞬间黯淡了下去,“父皇......”

  夏淮所站着的是背光的位置,阴影打在他的脸上,让他原本就威严的脸,在此刻就如同修罗一般映在夏池的眼中,瞳孔微缩。

  “怎么?看到朕很失望?”

  夏池跌坐在地上,没有说话,他知道,皇上此番亲自来,绝对是要来问自己的话。

  回想起不久前夏?#19990;?#21644;自己说过的话,突然开始有些怀疑自己到底还应不应该继续相信他的话。

  “阿池,朕有些话要问你,你老实回答,朕不会把你怎么样。”随即又对身边的宫女和太监说,“你们都出去候着。”

  “是。”

  很快,整个地牢深处?#30343;?#20102;夏淮与夏池面对面。

  夏池又将自己缩成一团,?#33258;?#19968;个小角落里,努力想要在黑暗中隐藏自己的身?#21834;?#20182;有些不敢看夏淮,即使那人是自己的?#30422;祝?#20294;是那毕竟是当今圣上,在面对他的时候,说不害怕是假的,在那自带的庄严气场下,甚至让夏池害怕得想要发抖。

  夏淮蹲下身子,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怒火,平和地对夏池说:“阿池,告诉朕,为什么要这么做。”

  “不是我,真不是我。”夏池在看到夏淮的视线竟然与自己齐平了的时候,觉得脑子突然间一片空白,夏沂说过的什么话全被夏池?#33258;?#20102;脑后,只有一个念头:是不是把实话告诉父皇就可以出去了!

  “那是谁?”

  “是夏沂!就是夏沂!就是他让我这么做的,他说要我骗太子哥哥说鸳鸯姐姐?#35805;?#26550;了,然后哥哥肯定会去救鸳鸯姐姐,夏沂还让我在约定的地方点上迷烟,迷晕哥哥,那个迷烟也是夏沂给我的!”夏池的表情越说也就越是激动。

  夏淮皱眉,看着夏池的表情似乎并不是在撒谎的样子,感觉这件事真的是烦透了。

  “你可有证据这是沂儿做的?”

  夏池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直接?#35828;?#26639;杆上,双手抓住铁栏杆,也?#30636;?#19978;害不害怕,直接对着夏淮?#26263;潰骸襖吓?#26159;一个?#21523;?#25366;的!他一定看见了,他一定知道!就是夏沂找的他!”

  “?#21523;?#22312;哪里?”怎么又多了一个人,真是越来越烦了。

  “我不知道,他应该就生活在皇城外的小村庄里。”夏池努力回想那个夜晚见到的那个?#21523;?#30340;长相,“他有点驼背,头发全白了,皮肤有些黑,眼睛上面还有一道刀疤,他大概那么高。”

  说着,夏池站了起来,用手?#28982;?#20102;一下?#21523;?#30340;身高。

  夏淮沉默了一会,站起身,朝外走去,只留夏池在身后伸直了手臂,胡乱地抓着空气:“父皇!父皇!你不管我了吗!”

  “吩咐下去找,晚膳前朕要见到人。”夏?#21019;?#26127;暗的地牢中走了出来,对等在一旁的小太监说。

  “是,皇上。”

  皇上的脚步并没有停下来,径直朝着御书房走去,身后的宫女赶紧跟上,而小太监则是从另一边离开,朝着皇家兵营走去。

  看着皇上走远的慵懒侍卫放松了?#20004;?#30340;身体,朝他的同行说道:“你说今天到底是个什么日子?#31185;?#26085;里连苍蝇不愿意飞来一只的地牢,今天竟然又是皇上又是太子的,还有皇上那表情,你有没有看见,贼恐怖。诶,说起来,今晚要一起去喝一杯?”

  旁边同行还是与刚刚同样标准的站姿:“你还是等晚上?#35805;?#20102;再考虑你还有没有精力去喝酒吧。”

  “诶?#30933;?#36825;个人也太无趣了吧。”

  “你难道是第一天认识我?”同行并不是很想理会身旁这人。

  慵懒侍卫并没有回答,只是看着天空飘过的?#33258;疲?#21457;呆。

  这个时间点的皇家兵营里正值训练时间,众人见小太监朝这里走过来,立马站成了一排,面向小太监。

  “陈公公。”

  小太监走近了些,清了清嗓子,对面前的这些人说:“皇上有令,命你们在晚膳之前去到城外的村庄里,找到这样一个眼睛上有一道疤的?#21523;?#24102;回来。”

  “是!”

  这些士兵很快地散开,从四面八方地离开兵营,朝着城外走去。

边境之心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