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奇幻小说 > 我乃路易十四 > 第一百零八章 里世界的面纱(3)

第一百零八章 里世界的面纱(3)

  玛利的回答让路易无法理解:“我记得你们说过凡人不能进入里世界。”

  “因为那些也不能算是凡人。”瓦罗.维萨里理所当然地说:“殿下,这里玛利小姐的用词有点小问题,我是说,他们,不,应该说它们,都是作为材料被送入里世界的,就像是我们的行李,阴尸与幽魂当然不会去撕咬家具?#25512;?#26800;,那些也是一样。”

  路易停顿了一下,非常的短暂,如果是主教先生在这里,一定能发觉,但在这里的只有玛利和瓦罗.维萨里。

  “那么,它们,”路易谨慎地问道:?#20843;?#20204;进入这里的时候就已经……死去了吗?”

  “可以这么说,”维萨里说:?#20843;?#20204;的灵魂都被破坏了,只留下了服从与本能。”

  玛利在一旁心不在焉地点头。

  路易想起了他们在乘坐梦魇马车时看到的连阡累陌,他盯着瓦罗.维萨里看了一会,没能从这个祖父都还只是一个凡人的巫师身上看到不安与畏惧。

  没人知道,就是从这一刻起,国王就做出了他的判决,虽然之后发生了许多事情,但它从来就没有被动摇和改变过。

  路易是来里世界接受治疗的,但对于里世界的人们来说,他是科隆纳公爵,有趣的是,科隆纳公爵的名字与他一样都是路易,虽然在里世界与表世界,这个名字只有寥寥几人可以呼唤。

  路易所受到的毒害与诅咒在表世界很难得到治疗裁判所的修士们固然可以为他祈祷和净化,但他们的速度绝对?#20961;?#19978;咒语?#25237;?#33647;,但在里世界,它是能说略?#34892;?#26840;手,毕竟操控里世界的那些人,还没有愚蠢到直接打破里世界与表世界的默契,所?#38405;?#20123;刺客们所能援请到的巫师与魔药师应该都只是一些卑下的外来巫师维萨里与玛利都这么认为。

  路易也这么认为,但这也在说明,里世界的局势已经糟糕到无法再被严密控制了,那些高高在上的巫师贵族们,并不能如他们所说的那样?#30475;?#19988;精密,而他们鄙视的外来巫师也不如他们所以为的那样温顺天真,现在的里世界,类似于百年之后那些拥有毁灭性武器的混乱地带,他们内部的剧烈倾轧看似与平静的外界无关,但从那里走出来的人、事和物对与习惯了?#26448;?#29983;活的人们来说无疑是一种摧毁性的打击。

  就像是路易所遇到的两次与里世界密切相关的刺杀,凡人对上巫师或是里世界的黑暗生物就如同婴孩对上战士,而后者,无论是巫师、狼人还是吸血鬼,都显然对凡人们抱持着一种轻视的态度。

  只能说现在的凡人?#20197;?#22312;里世界的黑暗生物与巫师们的数量被狭小的生活环境压缩到了一个可怕的地步,所以这个世界的秩序还能勉强保?#21046;?#34913;也许所谓的约定,也是里世界与表世界的统治者们发现了这一点而被确定下来的。

  他们所在的宅邸很美,魔法带来的种?#30452;?#21033;与精巧原本可以让一个凡人流连忘返,但路易?#28216;?#24536;记过提到那些被散落在荒野之中的“工具?#31508;?#29595;利与维萨里淡漠的眼神与口吻,也许对巫师来说,凡人永远要低于他们一阶。

  而玛利一贯的固执路易起初只把它们当做了一个小女孩所有的天真,现在想起来,这种天真也带着几分残酷,就像玛利在他受伤昏迷不醒的时候想要做的事情她不知道路易为了成为一个合格的统治者付出了多少心力吗?她难道不懂法兰西对路易来说既是责?#25105;?#26159;权力吗?她应该明白,路易所要?#26800;?#19982;继承的东西比成为一个女巫的丈夫要多得多,也珍贵得多。

  但她还是想让路易和她缔结血誓婚姻,成为一个能力低微的巫师。也许在她的心里,就算是最卑微的巫师也要强于凡人。

  如果不是梵卓?#26131;?#30340;提奥德里克亲王,他现在或许已经被迫成为第二个瓦罗.维萨里了,或许比瓦罗.维萨里更糟糕,而瓦罗.维萨里,或许是因为怨恨,或许是因为更习惯于听从曼奇尼这个姓氏的命令,他竟?#24187;?#26377;予以阻止。

  对此路易无话可说,做出那个决定的他也有责任,他在心里的小册子上轻轻划了一笔,划掉了瓦罗.维萨里的名字。

  唯一可以让路易开怀的大概就是他的身体确实在飞快地好转,他可以?#32422;?#22312;庭院里走动一会,也能骑独角兽(飞马暂时不行),或是和小妖精们玩一会儿,也能看上一上午或是一下午的书,这里的书要么是希腊文,要么是拉丁文,幸而这两种语言他都学过,而?#24050;?#30340;不错。

  但这里准备的书籍几乎都是表世界的。所以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路易询问了总管卢卡,这里是否有购买图书的商人或是店铺。

  卢卡是个沉稳的人,他看了路易一眼,恭敬地询问道:“书籍最?#27809;?#26159;?#32422;?#25361;选,那么,殿下,您愿意出去走走吗?”

  “我可以?”路易问。

  “当然可以,殿下。”卢卡说:“您现在的身体已经容许您四处看看了,您是第一次回到这里,一定会觉得很好奇吧。”

  “确实如此。”路易说。

  卢卡没有提到维萨里,虽然维萨里应该算作路易身边的第一侍从,但在他注意到路易召唤他比召唤维萨里更多的时候,就不动声色地将另一个仆人图诺提上来,所以当维萨里?#24189;?#33647;制作间里走出来用午餐的时候才发现路易不在,他停滞了片刻,询问身边的仆人他们往什么地方去了,当然,他没能得到答案,那时候在卢卡、图诺的陪伴下,路易已经出现在了环堡之内。

  这里的里世界继承了许多古罗马的东西,包括公共浴室与角斗场,还有一些爱情场所,路易对后者没?#34892;?#36259;,他不是一个热衷于求爱的人,更忌惮此时的疾病?#28216;?#33832;里这里知道,巫师们的药草学与医学优先于此时的凡人,但比起百年之后又不值一提,此时已经有了梅毒里世界也未幸免,而且一些巫师身上的梅?#20928;共?#29983;了变异,致命性更大。

  但除了这些之外,巫师也有固定与流动的集市,流动的集市主要在环堡之外也就是路易来到时看到的那些链接起来的城堡,固定的集市在环堡之内,只是要寻找书籍的话,必须在环堡之内才能找到,毕竟书籍,尤其是巫师们的书籍是一种非常重要的财富。

  环堡里的集市位于大广场,由?#34892;?#28857;发散出去的六条通道将它们分割成七?#30830;鄭?#36890;道两侧有着明渠,里面水流湍湍,每个大?#30830;?#38598;市都只售卖同一种类型的东西,可以用巫师间流通的货币,?#37096;?#20197;以物换物。

  巫师们一般都身着单色长袍,带着尖顶?#20445;?#25110;是拉起?#24471;保?#19968;般来说,尖顶帽的巫师所在的?#26131;?#21382;史往往不如戴?#24471;?#30340;?#26131;?#30340;历史,虽然一开始只是因为各自的传?#24120;?#20294;不知不觉,?#24471;?#25104;了一种身份的象征,路易现在是科隆纳公爵,所以他的深紫色丝绒斗篷外面就垂?#26131;?#19968;个很大的金边?#24471;保?#20182;的手里还持着一根超过了头顶的黑檀木银脚法杖,据说也是必须的配?#23194;?#24597;他现在一个法术也不会。

  路易是来观察与满足好奇心的,所以选择步行,但巫师们的坐骑有很多,飞马属于贵族中的嫡?#25285;?#20294;有巫师骑着很大的三头狗,还有巫师跨着巨形猫头鹰,也有巫师坐在慢悠悠的飞毯上,一些巫师更是选择骑扫帚,“有规定不?#24066;?#20056;坐蝎尾狮吗?”路易问,“是的,殿下,”卢卡回答说:“那是公务座骑,非紧?#31508;录?#19981;被?#24066;?#20986;现集市上。”

  至于为什么一个集市只?#24066;?#21334;一种类型的商品,大概是因为……

  在一声凄厉的?#21307;?#22768;后,图诺身边的明渠里,水流突?#24187;?#22320;溢出与飞起,顷刻之间就形成了一道晶莹?#20102;?#30340;高墙路易被卢卡保护在身后,但他如今的高度足以让他看见?#35813;?#23631;障后发生的事情,原来是一个店铺里的野生?#27835;?#36305;了出来,抓伤了一个巫师的脸后又撕下了另一个巫师的胳膊,那是一只展开双翅后大约超过了十法尺的?#29399;?#20811;斯,这种来自于埃及的?#27835;?#26377;?#25490;?#20154;的面孔,狮子的身躯与老鹰的羽翼和爪子,它没了一只爪子,羽翼上不知道是?#32422;?#36824;是巫师的血,淋漓一片,它原本可以逃走,但出于愤怒,它疯狂地攻击着每个巫师这时候就能看出巫师们各自的反应和能力了,一些衣着朴素,戴着尖顶帽的巫师反应快,但他们的法术几乎无法制约?#29399;?#20811;斯,戴着?#24471;?#30340;巫师反应慢点,但他们身边有仆从,等到仆从倒下或是受伤,他们呼啸而至的咒语就将?#29399;?#20811;斯死死地束?#23380;?#20102;,它从地上摔落在明渠边,但它无论怎么扑咬和挣扎,都没办法影响到另一个分区的巫师。

  原来这是警戒线?#25512;琳希?#36335;易想,第一次看到如同?#29399;?#20811;斯这种充满了野性的?#27835;?#32473;他的冲击性简直比看到独角兽还要大,因为他看到独角兽的时候,想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宫廷?#20284;?#19978;确实有独角兽汤这道菜,那时候他还以为这是独角鲸的别称,但看到独角兽后他就怀疑是不是真有国王吃了一头独角兽。

  事情发生的快,结束的?#37096;歟?#20004;位骑着蝎尾狮的巫师从天而?#25285;?#34429;然此时他们所做的就只有罚款和?#25112;?#37027;只?#29399;?#20811;斯了:“那些受伤的巫师怎么办?他们的?#22235;?#27835;好吗?”路易问。

  “要看他们的?#26131;?#24895;不愿意给他们用药,殿下。”卢卡说。

  “巫师们可以让断掉的肢体重新长出来吗?”路易问。

  “很难,”卢卡说:“因为这需要血族自?#29238;?#20986;的血。”

  也许是因为听到了卢卡的话,一个戴着?#24471;?#30340;巫师看了他们一眼,突然露齿一笑,看到他的两只锐齿后图诺不禁颤抖了一下,卢卡的?#25104;?#20063;有点糟糕,血族很少会在?#23383;?#20986;现,所以他就随口回答了,虽然话语中没有不尊敬血族的成分,但……

  路易口袋里的小猫冒出脑袋,喵了一声。

  那个血族的?#25104;?#39039;时变得古怪起来,他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猫又喵了一声,他的视线在路易用来固定斗篷的纹章别针上短短停留了一瞬间,就鞠躬行礼,而后匆匆离开了。

  路易听到卢卡轻轻地叹了口气。

  “巫师和血族的关系看上去还不错。”路易说。

  “比狼人好。”卢卡这次更小心了一些,不过比起血族,狼人更不可能出现在巫师的集市上:“血族里有一个氏族是巫师转化过去的,而?#24050;?#26063;和巫师之间常有合作和交易。”

  “狼?#22235;兀俊?/p>

  “狼人更傲慢,”卢卡说:“而且巫师们认为狼人更近似于动物而不是人。”他犹豫了一下:“在巫师环堡里,狼人一般只有可能在角斗场里出现。”

  角斗场,那么就不必去?#19990;?#20154;们在其中充?#31508;?#20040;?#24039;?#20102;,总不见的是裁判或是观众。

  他们所在的分区售卖所以与知识有关的东西,书籍是最多的,但就和许多集市那样,主要店铺都集中在?#34892;?#22320;带,这里几乎只有游商和不知名的巫师,其中有很多都是手抄本和注释本,一些书籍会有意被提高到很高的价钱,拥有者会胡说八道,说它来自于梅?#21482;?#26159;薇薇安,?#21482;?#26159;任何一个有名的巫师,但你一打开才发现里面全是像是幼儿识字课本那样的东西;还有一些根本不?#24066;?#20320;打开看,一些更是一碰就风化了路易没想到在这里也能看到碰瓷,但这些人都不会招揽路易这样戴着纹章,垂着?#24471;保?#36523;后有仆从的人,很显然,他们也知道这种巫师可不是他们敲诈勒索的好对象。

  但路易还是兴致盎然地从里面拿了几件走,这里并非都是骗子,他手上的一本关于草药的书,一打开就有相应页面的草药从里面长出来,虽然卢卡说这是一种幻术,但路易觉得它会很有用,呃,他是说,?#20154;?#37492;定过里面的草药确实符合书中的叙述。

边境之心官网
麻将万条筒什么意思 黑龙江6+1开奖走势图 河北十一选五预测号码 重庆幸运农场推荐 所有的网赌都有追杀 河北快三基本双和值遗漏 时时彩高手怎样看走势 2014最赚钱的生意 欢乐生肖彩走势图 甘肃快3开奖走势图 黑龙江时时彩app 时时彩稳赚不赔的打法 星悦广西麻将外挂 快乐12推荐 网上的麻将平台合法吗 手机捕鱼之海底捞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