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 654晨大佬卷19:凭你根本就不了解你这个女儿!

654晨大佬卷19:凭你根本就不了解你这个女儿!

  李雨珊跟何晨认识好几年了,她跟一群实习生进新娱记的时候,部门组长让?#31508;?#30340;几位记者带人。

  其他记者都是老人,只有何晨一个十分年轻,其他人都不愿意选何晨。

  李雨珊?#31508;?#36873;了何晨,那批实习记者中只有李雨珊一个人留下来了。

  只是她对何晨的私事了解的不多,何晨也不会过问她的私事,这种朋友相处起来李雨珊觉得轻松,她知道瞿子箫还是因为有一次瞿子箫的助理来接何晨,因为她太过惊讶了,何晨就跟她说了一句瞿子箫的事儿。

  那时候,李雨珊觉得何晨太低调了,明明是个隐形阔太太,?#21019;?#20154;字拖外加地摊衣服。

  但是再震惊。

  也没有眼下来得震惊。

  上次在M洲,李雨珊不知道那群佣兵们,还能保持淡定,保持清?#36873;?/p>

  此时看着里面坐在?#30475;?#36793;的女人身影,脑袋瞬间就懵了,“秦、秦、秦神?”

  她以为就跟何晨来吃顿饭,谁来告诉她,面前这个女人怎、么、回、事?

  秦苒跟程木早就已经到了。

  何晨进来的时候,她正端着一杯茶在喝。

  看到何晨边的李雨珊,她抬了抬眉眼。

  “晨小姐,您坐。”程木在何晨过来前,就拖了两个?#39318;?#20986;来,让何晨跟李雨珊坐。

  李雨珊?#34892;?#20725;硬,何晨把摄影机放下,随意的坐好,端了杯水,道:“这人是你的粉丝,当初看比赛还看哭了,想去看分区赛,没有票。”

  今年的全球赛不在国内,但杨非也给了她门票。

  秦苒转向程木,“还有几张?”

  程木想了想,回:?#25226;?#38750;一共拿了九张,陆少拿了两张,江少拿了两张,还有一张给了乔声,只剩四张。”

  秦苒顿了下,侧过头问李雨珊:“两张够吗?”

  李雨珊没反应过来。

  秦苒?#31181;?#25970;了敲桌子,不紧不慢的再次询问:“够吗?”

  何晨看秦苒的样子,伸手拍拍李雨珊的肩膀:“醒醒了。”

  “啊?”李雨珊终于清醒过来,慢好几排的反应到秦苒说了什么,忙不迭的开口:“一、一张、一张就够了!”

  秦苒看起来没什么精神,“准备两张。”

  程木记下来这件事:“是。”

  人到齐了,服务员?#37096;?#22987;上菜。

  “表弟怎么样了?”何晨把桌子上的肉夹给秦苒。

  秦苒慢吞吞的咬了一口,又面无表情的放下,喝了一口茶,“在接手我外公的烂摊子。”

  何晨之前有帮程隽查过一些事儿,后来秦苒又把?#25490;?#32473;她了,她多少有点知道沐楠在接手什么烂摊子,只笑:“那他可以去跟巨鳄合作了,你是怎么找的?”

  秦苒外公在屋里专业登峰造极,在压力门研究最鼎盛的时候,忽然消失,只留下寥寥几个作品。

  “拍卖场,”秦苒闻言,手稍顿,白皙纤长的?#31181;?#25970;了敲筷子,“程金检查到地下拍卖场有我外公的义务拍卖,沐楠去露了个头。”

  闻言,何晨奇怪。

  沐楠连魔都沐家都不肯接手,一心在物理上,怎么会去管这些事儿,还跑去地下拍卖场露头?

  不过今天何晨来不为这件事,没有深究。

  说起了正事,她昨天让秦苒查了她姐姐的一些消息。

  何锦心在官场拼搏的时候,何晨才13岁,还在初中,并不知道何锦心的事情。

  直到后来无意间加入了129 ,她才隐隐发现何锦心入官场是为了查她爷爷死亡是关于一场保密级别的核武。

  只是这些都是S级别机密的消息,又年代久远,何晨查到的内容非常模糊。

  何锦心身份敏感,129?#31456;?#30340;不多,还?#34892;?#23567;?#32769;?#24687;,129也不关注,想要尽快找到当年那些欺负何锦心的人,大概只能是秦苒出手。

  两人说话语焉不详的,李雨珊听不懂。

  但身边的程木却听得非常清楚。

  听完之后,他只是一?#38405;?#23613;的看向何晨,大概也只有何晨敢让秦苒去查这种小?#32769;?#24687;了……

  **

  翌日,早上七点。

  亭澜小区。

  程温如一早就来?#39029;?#38589;。

  程木蹲在窗边的花盆旁抬头,“大小姐,隽爷他们还没起来?”

  程温如诧异的低头看看?#21482;?#30830;定了一下时间,“你确定三弟他还在睡?”

  都这个点了,他不应?#38376;?#23436;洗完澡也吃完饭了?

  程木认真的点头,“隽爷昨晚说了,您来早的话可以先去书房。”

  楼上。

  程隽已经醒了,他看了?#21019;?#36793;摆着的?#31181;?#19978;的时间,准备起来。

  秦苒眉心不悦的拧了下,程隽把人往怀里抱了抱,?#20154;?#30340;眉心又平下来,他才慢慢起床,轻手轻脚的开门出去。

  刚开完门,就看到从楼梯拐角处的的程温如。

  两人面面相觑。

  程隽手顿了下,然后若无其事的关了门。

  “早上好。”他慢条斯理的往隔壁房间走,准备去换衣服。

  程温如有点服气,扫程隽一眼:“苒苒她小姨是不是让你睡隔壁?”

  程隽开了门,眉眼闻言,轻声笑:“想多了。”

  程温如:?#21834;?/p>

  半个小时后,书房。

  程隽进去的时候,程温如正在看桌子上的一份文件,文件上有一个程温如有点眼熟的名字——

  何锦心。

  最近京城颇?#34892;?#21517;头的一个政客。

  多方势力都有拉拢的苗头。

  “你什么时候管稽查院的事儿了?”程温如抬头看了眼他。

  “查些事情。”程隽给自己倒了杯茶。

  程温如颔首,也没多问:“稽查院最近有几人找我,这个何锦心是个可造之才。”

  闻言,程隽才抬了抬头,声音不急不缓:“最近别掺和稽查院的事儿。”

  至于原因,他没细说。

  程温如知道程?#20102;?#36825;话,不是空穴来风,若有所思的点头。

  半晌,她又想起来一件事儿:“那个楼月究竟什么时候走?这边好多人苦不堪言,比肯尼斯还麻?#22330;!?/p>

  程隽打开电脑,骨节分明的手正握着鼠标,侧着的眉眼隐隐间万般风流:“这个人我管不了他。”

  要是肯尼斯他还能说上两句。

  “行吧。”

  程温如彻底没辙,楼月秦苒是能说上两句话的,但秦苒现在特殊时期,纵使是程温如,也不敢当着程隽的面拿这件事去打扰秦苒。

  她今天来是?#34892;?#20107;儿跟程隽商量,商量完之后,就出去等秦苒起来。

  程温如出去之后,程隽才重新拿起稽查院的文件,精致的眉尖拧了拧。

  他坐在椅子上思忖了几分钟,才拿起电话给常宁打过去。

  **

  一个星期后。

  何锦心生日,何晨带了生日礼物回去,何家热热闹闹的准备。

  就是从头到尾没有看到何锦心。

  何父也没如以往那样挑何晨的刺儿。

  何锦心这几年回来的早,?#25991;?#22902;嘴里念叨了几句,不过也没说什么。

  何晨见何锦心不在家,?#25991;?#22902;又拉着她唠叨,她听了一会儿,就出门走了。

  出去的时候,刚好遇到匆匆忙忙进来的男人。

  “姐夫,你一个人回来的?”何晨看了他一眼,挑眉。

  这是她姐夫,俞弦。

  俞弦面容似乎?#34892;?#30130;倦,看到何晨,他笑了一下,“嗯,你现在出门?”

  外面灯光弱,何晨没看到他的脸色,没太在意,“明天早起还要上班,对了,姐姐的礼物我留给阿姨了,你待会儿帮我拿给我姐。”

  “好。”俞弦点点头。

  等何晨离开后,他脸上的笑容顿失。

  到何家后,他也没有去看望?#25991;?#22902;,直接找到何父。

  “锦心现在怎么样了?”何父看到对方,急切的开口。

  灯光下,俞弦的脸色并不好,眸底都是黑眼圈,闻言,摇头:“她被重点看守,我见不到她。”

  “怎么会……”何父失魂落魄的跌坐在椅子上,“锦心不会知法犯法,泄露机密的……”

  “锦心的事,您没跟小妹他们说?”俞?#19968;?#24819;何晨跟佣人的态度。

  何?#21018;?#24867;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摇头,苦笑连连,“徒惹他们担心,尤其小晨,她跟她姐感情好,要是知道肯定忍不住,她什么事?#30002;?#24471;出来,这种时候,我不能让她拖你们后腿。”

  俞弦点头,“今天我来,是想跟你嘱咐一件事,不管到时候调查人员问你什么,你都说不知道。”

  “我、我知道的,女婿,”何父抓着俞弦的手,跪下来,“你一定要救救锦心……”

  “我知道,我一定尽我所能,您快起来……”

  **

  俞弦从何?#39029;?#26469;,在门口站了好半晌,才按着眉心回到家。

  回?#25509;?#23478;。

  “少爷,您回来了?检察长在里面等你呢。”俞父的秘书小声开口,“您说话小心点,他正在生气。”

  俞弦进了大厅。

  沙发上其乐融融的坐着几个人。

  “小?#19968;?#26469;了??#34987;?#30528;精致?#27604;?#30340;女人把怀里的小孩放下,笑眯眯的看向俞弦。

  这个看起来跟俞?#20063;?#19981;多大的女人,是俞弦后妈。

  俞弦看也不看她,直接转向他父亲:“爸,我有事找您。”

  “要是关于那个女人的事,我劝你不要想了,早点离婚,否则,跟我断绝关系。”俞父头也没抬。

  “爸,你明知道她不是那样的人!”俞弦太阳穴青筋?#19979;丁?/p>

  “那她手里怎么会有当年的案底?不管什么原因,动用私人权力拿S级别权限的案底,就是大罪,知法犯法,更罪无可恕!俞弦我看你是昏了头,想让你老子也搭进去吗!你今天要还是管她的事,就滚出俞家,我没你这个儿子!”

  眼看着两人吵起来,女人抱着孩子往俞父怀里送:“老俞,别生气,看看你小儿子。”

  女人则是看向俞弦,好声好气的开口:“小弦,听你爸的话,早点离了吧……”

  俞弦冷冷的看着她。

  什么话也没说,直接转身离开。

  他走后,俞父脸色更差,也不抱孩子了,沉着脸上楼。

  女人又若无其事的逗着孩子,身边的佣人凑过来,小声开口:“夫人,这么跟大少爷说?#21834;?/p>

  女人闻言,把孩子给佣人抱,低头看着涂满蔻丹的?#31181;福?#26080;妨,那两人翻不起风浪了。”

  以前何锦心俞弦事业有成的时候,女人还对两人十分?#27425;罰上?#22312;……

  别说俞父不插手,就算俞父插手,也捞不出来何锦心,她没必要讨好两人了。

  树倒猢狲散,墙?#24618;?#20154;推。

  **

  翌日。

  环球摄影展门口。

  陈宇懵逼的看着大门,又看看手里的门票,嘴角扯了扯:“秦影帝,这就是何小姐说的小展览?”

  国家级别的“小”展览?

  好半晌,他又安慰自己,毕竟是小侄女的朋友,有个骚操作他能理解。

  秦修尘伸手把口罩往上拉了拉,好看的眼睛微眯,他倒是挺淡定的:“进去吧。”

  两人随着人流往里面走。

  秦修尘虽然遮了?#24120;?#36824;穿着没什么品味的肥大的T恤,但依旧不掩他修长的身形与满身的矜贵,站在人群里鹤立鸡群。

  即便低着头,也吸引了不少目光。

  “哎——何小姐?”陈宇把票递给检票?#20445;?#21516;秦修尘一起进去,目光一抬,就看到人群里的何晨,眼前一亮,“何小姐,等等我们。”

  说完,他又朝秦修尘看了眼:“我们跟何小姐一起走吧?”

  秦修尘压着帽子,往前面看了一眼,正好看到何晨,他脚步顿了一下,干净的?#31181;?#34615;缩了下,然后淡淡点头:?#29677;拧!?/p>

  一路上,陈宇都在跟何晨说话,看到那幅被放在展?#20048;行?#30340;展台时,陷入诡异的沉默。

  陈宇喃喃开口:“我觉得?#20154;?#22312;即……”

  何晨咳了一声,?#21482;?#36825;个时候响起,是管驰,她一边看向秦修尘,一边接电?#21834;?/p>

  管驰声音很?#32420;啵文?#22902;疾病突发,正在?#26412;取?/p>

  何晨猛然抬头,指尖猛颤。

  她奶奶身体一向健?#25285;?#24590;么会疾病突发?

  脑子忽然间炸开,周围来来去去的人影都成了?#23576;啊?/p>

  脊背冷汗瞬间沁出。

  身侧,秦修尘注意到她的异样,侧过身来,压低声音:“怎么了?”

  何晨茫然的抬头:“我奶奶在第二人民医院?#26412;取?/p>

  秦修尘目光落在她的脸上,抿唇:“先去医院。”

  他带她出门,展览人多,秦修尘仗着身高腿直接往出口走,两人中间被人群挤了两三次,秦修尘眉心拧了拧,直接伸手握住她的手,护着她一直出了门。

  **

  二十分钟后,到达医院。

  秦修尘去停?#25285;?#20309;晨直接去急诊室的方向。

  急诊室门口,何父、?#25991;浮?#31649;家人都在,何父正在跟管夫人说?#21834;?/p>

  “奶奶没事吧?”何晨看向?#25991;福?#22768;音听不出情绪。

  ?#25991;?#30524;睛还红着,闻言,低低颔首,“已经脱离危险了。”

  何晨松了一口气,她往墙上靠了靠,身体几乎脱力:“妈,到底怎么了,奶奶怎么突然发病?她身体一向很好。”

  ?#25991;?#21482;在哭,摇头,一句话也不肯说。

  “到底怎么了?”何晨心下一阵咯噔,何家的事儿一直都是何锦心安排的,她最近又忙着找那几个欺负过何锦心的人,没注意何家的事儿。

  看到?#25991;?#36825;样,她也?#32420;?#36215;来,转向何父:“姐姐呢?”

  “你就别添乱了!”何父眼底熬得通红,他眼圈一片漆黑,“这件事跟你说你也管不了。”

  “你……”

  管驰把要说话的何晨拉到一边,告诉她真相,“这件事没有浮到京城水面,我们也是刚刚才知道,锦心姐她出事了,你姐夫他现在也一筹莫展……”

  走廊的气氛继续沉下来。

  只有?#25991;?#21387;抑的哭声。

  何晨脑子里?#22841;?#19975;转,决定找何锦心问清楚,她深吸一口气:“妈,我去找姐姐,您放心。”

  “真的吗?你能见到你姐姐?”?#25991;?#25260;头。

  “别听她瞎说,你姐姐现在?#36824;?#25276;起来了,小弦现在都见不到锦心,她凭一张嘴说见就去见?何晨,你别给他们添麻烦了,现在不是跟我赌气的时候!”何父眉心直跳。

  他一?#26412;?#25285;心何晨乱来。

  所以一直瞒着她。

  何晨看了何父一眼。

  凭什么?凭你根本就不了解你这个女儿!

  ------题外话------

  **

  早上好~

边境之心官网
山东十一选五彩票开奖 新疆35选7开奖结果查询开奖 捷报比分足球即时比分手机 2019低价潜力股 云南11选5有那些城市 007球探网足球比分 重庆快乐十分定位计划软件 江西11选五5开奖 一分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 捷报比分网足球预测 安徽十一选五来彩彩票 私募基金配资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广东好彩1 十分十一选五APP下载